第一章,我是来同你们家大少爷成婚的

半生浮沉只为你 佟佳东珠 2314 2019-09-16 12:24
  凤和大陆,帝国十年,春。

  外面的炮声,越发的近了。

  何云馨坐在父亲何江晏身边发呆。

  整个地板都在抖,何云馨大脑里面一片空白。

  她甚至下意识想,根据炮弹的声音,这攻城的炮,应当是美苏尔山炮,要威力有威力,要杀伤力,那也不是问题。

  换句话说,乌蒙快要被破城了。

  坐在何云馨对面的徐世龄,深深看了一眼何云馨,继而看向何江晏,很有礼貌的问道,“怎么样,何司令,你可想清楚了。”

  何江晏似一头困兽。

  他猛地抬起头来,赤红了双目低吼,“不,云馨才18,我怎么能,怎么能让她去做别人的妾!!”

  何江晏整个人都在抖。

  他下意识紧紧握住了何云馨的手,似乎是想保证什么。

  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何江晏什么都保证不了。

  乌蒙城外,楚善清的大军正在全力攻城。

  更别提乌蒙出了内奸里应外合,乌蒙城早就乱了。

  一旦城破,乌蒙这数十万百姓,还有她何家上下,连同她父亲手下那些杰出的学者和研究人员,都会成为刀下亡魂。

  楚善清,可从来不是什么仁慈的人。

  何云馨下意识垂下了双目。

  “你可以保证,绝不在乌蒙滥杀无辜?”

  徐世龄大方一笑,道,“如果何司令肯归顺,他还是这座城市的实际管理者,只是乌蒙将并入东黎,接受我家司令的直接管辖。杀不杀人,怎么管理,那都是何司令的事,我们不插手。”

  何云馨点点头,面无表情。

  “那,我爸爸的研究所,你们打算如何?”

  徐世龄道,“我来的时候,跟旁人打听过何小姐。知道何小姐自幼跟着何司令在军中长大,不同于一般闺门女子。何小姐应当知道,何司令的武器研究所,在如今的凤和大陆,是多么的有价值。我家司令为的就是何司令的研究所。所以,一旦何司令归顺,小姐嫁给我家大少爷,那么云何两家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,这武器研究所,也就是我家司令的了。而且只要何司令能继续做研究,钱财物力,只要是何司令需要的,我家司令一概都可以提供,绝不会委屈了何司令。”

  何云馨恍惚了一下。

  她抬起头来看徐世龄。

  自始至终,徐世龄脸上都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  她知道徐世龄志在必得。

  她也知道,这选择题,其实她们根本没得选。

  “那好,我答应你。”

  “云馨!!”

  一旁的何江晏惊叫一声,便有眼泪下来。

  何云馨拍了拍何江晏的手,笑着安慰他,“爸爸,这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  的确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  这可是乱世。

  徐世龄眼眸里闪过一抹赞赏,站了起来。

  “那么还请小姐准备,外头的事情清理干净之后,我会派人来通知小姐的。”

  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。

  城外围攻的大军,渐渐没有了声响。

  城内作乱的那些内奸,也被挨个抓了起来。

  何云馨从窗户望出去,外头大街上一派祥和,有军警护卫,民众又重新出现在大街上。

  整个世界,似乎又都清净了下来。

  “司令为人太过书生气,我怕总有一日,他会保不住这座城。”

  何云馨忽然想起何承宇曾经说过的话。

  是啊,他爸爸醉心于武器研究,如何能跟那些草菅人命的混世军阀同日而语。

  如果是云嘉书的话,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

  夜渐渐的深了。

  何云馨毫无睡意。

  云嘉书的父亲云韶元那边,已经派人来传话,明日一早,她就要离开乌蒙,启程去东黎。

  身后门轻响,有人进来。

  何云馨知道是谁,快速敛了脸上的哀伤,转过身。

  “爸爸。”

  何云馨站在原地没动,笑着看何江晏。

  何江晏站在门口没进来。

  他整个人看起来沉重的不得了,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  终于,何江晏似乎是想清楚了,咬了咬牙,进了房间。

  他走到何云馨面前,低头道,“是爸爸对不起你。”

  何江晏低着头,可何云馨仍然看得见他通红的眼圈,和那背后的极力忍耐。

  何云馨一笑,拉住了何江晏的手。

  “爸爸,你别难过。云韶元的风评不坏,云嘉书年纪轻,还没成婚,我也没听说过云嘉书什么不好的传闻,就算是嫁给他做姨太太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  何江晏已经失去了最初面对徐世龄的那股激动和敌意。

  不过一夜,何江晏像是老了十岁,露了败容。

  “更何况,看云韶元提的条件,他是真的重视爸爸的研究结果。这不是很好吗,有他支持,爸爸一定能完成自己的理想,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。而我,妈妈离开的早,这些年,都是我照顾爸爸,爸爸应该相信,我有能力经营好自己的婚姻。”

  有眼泪出来,何江晏哽咽着点头。

  可他太羞愧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两人沉默许久,何江晏放开了何云馨的手。

  他摸了摸何云馨的脸,哑声道,“明天早晨,爸爸亲自送你出城。”

  何云馨咧嘴笑,道一声“好。”

  《半生浮沉只为你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,尽在听雨小说

  何江晏还想说什么,可终究是话到嘴边,又徒劳的咽了回去。

  他没有资格说任何话。

  是他没能力,把女儿输了出去。

  无论以后女儿过的好不好,百年之后,他都无颜面对地下的妻子。

  何江晏胸口堵的像是要炸裂一般,他颤抖着抬起手,摸了摸何云馨的头,准备离开。

  可就在他收回手的那一刻,何云馨忽然上前抱住了何江晏。

  “爸爸,你是我心里最好的爸爸。以后不管我遇到什么困难,我只要一想起爸爸,我都会咬牙撑下去的。所以爸爸,你也要好好的,自己照顾好自己。如果你出事,女儿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。”

  何云馨看不见的地方,何江晏一瞬间崩溃,泪如雨下。

  “爸爸.....也一定好好努力,成为云馨坚强的后盾,爸爸,绝不会再给你拖后腿了。”

  天,渐渐大亮了。

  乌蒙和东黎本就紧挨着,如今战事回落,又是一派祥和,何云馨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,便到了河池。

  这河池,是整个东黎的中心,云家的司令部,也就设在这里。

  徐世龄早早就给了何云馨详细的地址,下了火车,何云馨也没坐车,一路打听着,终是到了云家的官邸。

  云家官邸建在青鹤山上,在城东,何云馨拿着皮箱足足走了有一个小时,这才走到了官邸。

  乳白色雕花门,欧式小楼,双鱼戏水的喷泉,种满各色鲜花的漂亮园子。

  何云馨眼前的,是个极漂亮的欧式花园洋房建筑。

  何云馨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皮箱。

  她在门口站了有十来分钟,待整理好了情绪,这才上前去扣门。

  有人应声从门房里出来,是个老伯。

  老伯打量一眼何云馨,道,“姑娘你找谁,来做工的吗?”

  何云馨道,“不是,我叫何云馨,我.....是来同你们家大少爷成婚的。”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